<ruby id="v1fnl"><dl id="v1fnl">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</dl></ruby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梁凤莲:情语广州.粤韵悠悠


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: 编辑时间:2019-02-21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生的变化就是一连串的心理和生理的反应,如同化学和物理的反应,在这个过程中,因为有能量的汲取,同时有能量的释放,一定会有新的物质生成,而生成的是什么物质,就取决于我?#21069;?#33021;量都集中在哪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当爱好成为一种素养,当天性与潜能受着导引,当禀?#21592;?#20462;剪被呵护着,也许日后的变化就在这种不知不觉的储蓄中完成了。正是因为这些看不见的含量,才根本地影响着一个人的质地,影响着一个人生活取向的不同结果。可以这么说,习性与心智差了多远,距离和高低就差了多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日常中,我们能看得见的、以为正在发生着作用的因素始终是有限的,生活的表象把那些关键的因素遮蔽了起来,比如文化背景、人文因素、观念与潜意识、情性的优劣与心地的正邪,等等,所谓差之毫厘,却是谬之千里,这毫厘有时甚至是致命的,命运的终场看似相近,意义与价?#31561;?#26159;不可同日而语的。我一直猜想,旧时广州的市井生活那种闲适和自持,那种活色生香,是否更富于与艺术相关联的趣味,或者更容易催生与艺术相关的情?#24120;?#23545;生活用平和的心态去品咂鉴赏,这本身,也许就离艺术不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沉溺在广州的日常营生里,我的胡思乱想被老汤茶水滋养着疯长。当舒展、明快、摇弋、悠长的广东音乐在小巷里响起来的时候,那节奏和情绪,和我们有着天然的血脉关联。当千回百转、缠绵?#28346;俊?#39128;逸闲适的粤韵小调粤曲片段,随着旧时人家保存下来的留声机播出的黑胶唱片,随着港澳泊回来的录音机卡带的唱段,一遍遍地把悠悠粤韵融合在日常呼吸的空气?#28023;?#19981;知什么时候起,我们?#27762;?#20102;粤曲小调迷,调门响起,我们都能相跟着咿呀吟唱、声韵传情。原来,这本来就是血脉认同的乡韵情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对粤曲的嗜好痴迷,竟然有着衷肠难道。声音清?#21155;?#21160;的母亲,豆蔻年华时?#26131;?#35199;华路一带,一心想跟邻街那个有名的花旦学唱曲,而做生意的公公断不会让自己的长女学唱戏,名伶戏子被认为是等同于三教九流的。于是母亲便把这份爱好,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,闲散下来的时候,就抖弄一下,自娱自乐着,随着自?#19968;?#26159;邻舍播放的乐音,接一段再唱一段,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起,竟通晓?#22235;?#20040;多的曲目。绵长的用心,有时候就抵得上一种能力,甚至是才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或唱或演的粤曲,都是一些情绪里无由诉说的倾情,伤春悲秋、恩怨情?#22330;⒓页?#22269;恨、人生失意与仕途登科,或是花儿在春天绽放、在严寒夭折,或是爱不能将息的疼痛,为那一刹那的相知、一瞬间的感动、一时间的癫狂,最终多是痛苦与折腾后的大团圆结局。于是广州人嗜好粤剧、粤曲,便是在过日子的庸常平淡中,作一点化出化入的移情和忘情,这已经是借助艺术的力量,来普度一下不那么诗意和浪漫的人生了,这?#36136;?#22909;其实本身已经很有那么点艺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于粤剧粤曲的心情与喜好,原也如此。不像父亲那一伙?#30528;?#25114;友,竟是亲力亲为以私伙局的方式偿愿,那梦一时三刻做得全情投人,甚至是淋漓尽致。兴头到时,本是团聚宴会的正事也顾不上了,腾出一块空间,各人亮出自己带来的乐器?#19968;鎩!?#25991;革”期间,很多大大小小的乐团都解散了,这些通音律的从业者大都四处流落改?#24515;?#29983;了。于是,就琴瑟和鸣箫笛横吹弹唱起来了。有可充当旦角小生的,就来一段折子戏,若没有,就大伙边玩着乐器边?#33267;?#21809;上一段。父亲多是摇沙锤和敲铜钹,摇头?#25991;?#38382;,声声动情、?#21619;?#20837;韵,真是陶醉啊,围观的人已经把家门堵上了。如是者,真是歌舞升平,这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得很。那旦角的兰花手,那小生的饿马摇铃头,莲花台步圆场水袖,?#27762;?#32654;景奈何天,赏心?#36136;?#35841;?#20197;埃?#19981;过是偷得浮生一点闲的雅趣。想像一下,就有点怡情人性,不知今夕何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,沉寂单调的日子就有些声色光影霓虹晃动了。广州的空气多半是潮湿的,小巷的青石板多半是不爽的,摇弋生姿唱腔婉转的粤曲,穿行在潮重的气息里,恍如美目流盼、辗转多情,施施然来、施施然走,把?#22235;前訝四?#19968;刻的心神都拽去了。我不禁就回头,?#26377;?#26102;候,悠然舒展回荡生资的粤剧粤曲,总是真让我的心思?#23545;?#30528;、沉吟着,长大了,才知道确实是能把繁杂的情绪惮松,有那么一时三刻的怡然忘情,借他人情愫的酒杯浇自己怅然无明的块垒,摇头?#25991;?#38388;也是当值。而那私人家田里藏起来的戏服,凤冠霞帔、官袍蟒服,虽多时不见天日有点黯色了,却依然让人恍如入梦,那是凡俗人生激情穿越的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对于悠扬粤韵,我始终不变那温和散淡之心,如在台下的一隅,看台上酣畅淋漓的演绎,声声入耳,偶尔吟唱,也颇有点愁肠百结大江东去的释然。真个是鸟语花香,个中曼妙是血浓于水的认同,不能说,不能解,一说就错了,只可意会,或者是声声传情,聆听回味中,滋味当如移步换景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姐妹连码是些什么数字

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v1fnl"><dl id="v1fnl">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</dl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v1fnl"><dl id="v1fnl">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</dl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v1fnl"></track>